010-85368308

浩淳人物| 潘利勇:刑辩的尽头,是善良的心

时间:2022-05-07 发布者: 浏览次数:1050次

人物名片

潘利勇,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北京市浩淳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市朝阳区律协刑事研究会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校外导师,中国法学会会员,曾在某直辖市公安局任职多年,并先后获得过多项荣誉称号和奖章。

 

最终走上法律这条路,并没有所谓的“一开始就早已注定”,一切皆缘于偶然。

 

当年,他在城市规划专业里,被微积分虐得头昏脑涨,却总感觉不是自己要找寻的方向。一次路过校园的跳蚤市场,看到某学姐摆放的法律类书籍。翻了一下,突然有一种发现了指路明灯的喜悦。

 

学习越深入,信念便越坚定。

 

警察,法务,律师。多年后,潘利勇完成了人生中多个重要角色的切换,获过多项荣誉称号和奖章,办过多起颇有意义的刑案。一路走来,这个耿直的山东汉子,用极致的专业,赢得了同仁赞许,一位法官说:“潘律师,你是一个正经律师”。

 

他是一个非常自洽的人,对金钱没有太多渴望。在他看来,人对物质的需求总是有限度的,物质带给人的快乐也是边际递减的。如果将金钱作为唯一或主要的奋斗目标,每多挣一分钱,灵魂自由就会丧失一分。划不来。

 

在助理和实习生眼里,他是一个令人仰望,但毫没架子的师父,喜欢鼓励新人,难得的平易近人。

 

现在,他是律所主任,摆在他面前的课题是,如何带出一支敢打敢拼、勇于担当、值得信赖的队伍,打响律所的品牌。

2.jpg



   从警察到律师,一个法律人的进击

 

2014年初,潘利勇脱下警服,走出体制,随后进入百度公司,从事刑事法务及刑事合规业务,这本是一份让多数人艳羡的工作了,可他还是忍不住折腾一番,最终,辞了大厂,去做律师。

 

“很幸运,我入行后就得以在李肖霖律师、彭逸轩律师团队学习刑辩业务。”

 

潘利勇说,李肖霖律师几乎完全符合他对律政剧里精英律师的幻想:儒雅博学,大气沉稳,帅。

 

他从李律师身上,感受到了来自当事人的尊重,体会到了为委托人辩护成功以后的成就感,以及作为刑辩律师应恪守的执业道德。

 

“我虽然有过司法机关的从业经历,但开始以律师的角色参与案件分析时,还不太自信,毕竟角度不同了。但李律会鼓励我,说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所以,现在,我也会这样鼓励我团队的人,让年轻人充满自信地坚持执业律师这条路。”

 

鼓励新人,潘利勇做到了。

 

在实习律师王菲眼中,师父潘利勇特别平易近人。

 

“很多律师在面试实习生时,非常严肃、强势,但是潘老师完全不是这样,我也从来没给他拎过包。”王菲说,在实习过程中,自己写的法律文书常被师父改得面目全非,但每次师父改完都会给到很多鼓励,让她觉得学到东西的同时,心里暖暖的。

 

“警察的思维惯性是先有罪推定,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假如警察看每一个被抓的嫌疑人都是好人,反而容易轻信那些狡猾的‘老炮’,导致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当然,警察也要防止因为自己的‘经验’而先入为主,认为嫌疑人的辩解都是狡辩。这时就需要辩护律师发挥作用,通过证据和逻辑规则等,对司法机关认定的事实进行反驳或修正。负责刑事合规工作的公司法务,相对来说就比较中立,更注重如何使公司在日常运兴中主动地防范刑事风险,工作内容与律师相比也相对单一一些。”

 

 

在潘利勇看来,无论是警察、法务还是律师,同为法律工作者,大多数情况下大家都会善意地理解和运用法律。正如那句古老的法谚:法律之内,应有天理人情在。

 

“或许法律规定是刻板的,但立法者和法律的解释者一定会想方设法使法律规定与社会道德保持同频一致。关键还要看司法者的勇气和智慧,比如刑法第十三条‘但书’的规定,就是如此。”他说。

640.jpg

 


保持一颗善良的心,不放弃一线希望

 

执业以来,潘利勇代理过许多大案,经有效辩护,多起案件被检方做不起诉处理,人送外号:潘不诉。

 

但,有两个小案,令他印象深刻。在他看来,正是一系列这样的别人眼里的小案,小案里的坚强不屈的“小人物”,才真正将正义输送到了法治毛细血管的末端。

 

有一件,在H省,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被控盗窃一辆电动车。家属赶到北京找律师时,案子马上就开庭了,千钧一发。家属说他是帮人挪车并暂时保管,却被讹盗窃。听完陈述,潘律和同事都觉得,这案子确实冤,有得辩,便火速决定介入。

 

“没做坏事,我们凭啥坐牢?”朴实的家属爆发了,希望不惜一切代价为他洗冤。

 

周围人也觉得,这个男人是个老好人,身体不好,但为了承担家庭责任平时仍打两份工,没事还喜欢写写诗,不可能干那事儿。可这些品格证据,在法庭上没有太多证明力。

 

“问题出在那辆电动车上,价格认定书显示,该车市价为2600元,但那车看起来明显不值这些钱,这很可疑。”潘律和同事们在阅卷的过程中发现了这一疑点,便辗转来到涉案电动车的经销商某车行,细问之下,发现一辆一模一样的电动车,算上GPS和丢车险在内,一共才1900元。

 

为收集固定证据,潘律二话没说,扫码下单,买了一辆。要知道,盗窃罪在某省的起刑点是2000元。到这儿,案子已出现转机,先是法院决定重新做价格鉴定,紧接着,三家鉴定机构却都答复,不能重新鉴定,因为“涉案电动车的型号在数据库里找不到”,而“被盗物品”此时也已经“被被害人处理”。至此,指控的核心证据被击碎。最终,检察院依法撤回起诉。

 

另一件案子,发生在M省,潘律作为死者(被害人)家属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案情悲惨,叫人痛心。一天晚上,D先生和朋友聚会后,被朋友打车送回,到家附近的路口,D先生就先下了车。然而,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却一夜也没等到他。

 

谁知,第二天妻子接到交警通知,说人被撞了,没了。这噩耗,对孤儿寡母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家人一边希望交警认错人了,一边跑去处理交通案件。可这一查看监控,他们由悲转怒。监控显示,在D先生被车碾压之前,有五六个年轻人在路口一起多次殴打他,致其晕倒。

 

“这是故意杀人,刑事案件!” 家属强忍悲痛,到公安报案。

 

起初,公安不予受理,称系交通事故。后来,迫于舆论压力,以寻衅滋事罪立案。而那群打人的人,在当地非富即贵,始终态度强硬,拒绝道歉及赔偿。

 

“嫌疑人在夜晚殴打被害人,明知已致其晕倒,但仍将其遗弃在交通主干道上,对被害人可能死亡的结果是放任的故意,后面虽然有车辆碾压这一因素的介入,但嫌疑人的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仍然存在刑法因果关系,所以本案应该定故意杀人罪。”潘律介入本案后,查阅复制了案件卷宗,掌握了详细证据,并做出专业的分析。

 

庭审中,潘律顶着压力,据理力争,后来,总算取得了被害人家属比较满意的结果。

 

 

法律是非常专业的领域,大多数当事人不具备专门知识,即使去上网搜索,也很难形成系统的、正确的结论。而法律服务市场收费差别很大,当事人如何找到合适的律师,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我们一旦接受委托,不论是代表被告人,还是代表被害人,都要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倾尽自己所学、所能去帮助他们,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所以我也希望外界评价律师时,也不要一看到为嫌疑人、被告人辩护,就认为这个律师不是好律师。”潘律说。

 

带出一支能征善战的队伍

 

潘律酒量不错,时常在饭桌上和律所的小伙伴们分享刑辩江湖的故事,喝到兴头上,也会讲一讲自己的故事。

 

他说起年轻时自己有过的傻念头,做过的傻事情,最后总爱来一段《遥远的救世主》中男主人翁背诵的那首《自嘲》小诗。尽管潘律师才40岁,但他的经历丰富,所以总给我们一种踏实、沉稳的感觉。

 

小伙伴们听得津津有味,意犹未尽的,可潘律话锋一转,就又聊到了业务上。

 

在潘律的规划里,希望浩淳律师事务所发展成一个中等规模的精品所。这样的规模,既能保持律所内部的有效沟通,又能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和影响力。

 

因为需要防范律师职业的风险,所以律所的人员规模不能过于庞大,但同时,客户的需求是多元、变化的,比如刑事案件的委托人可能也面临其他民商事诉讼纠纷,常年法律顾问有时也会有刑事方面的需求,而人数太少、业务方向单一的律所,很难全面满足客户的需求,降低用户体验。

 

潘律希望,能尽早带出一支能征善战的队伍,将浩淳发展成一家以刑事辩护为主,同时具有民商事诉讼、婚姻家庭纠纷解决等专业团队的律所。


浩淳问答

楷妹儿:一个优秀的刑辩律师应该具备哪些核心素质?

潘利勇:一是敬业,为什么把这一条放在第一位,我认为专业不足可以通过学习、通过和别人合作补足,而如果当事人找了缺少敬业精神、缺少法律敬畏的律师,不仅不会对自己没有帮助,有时反而会适得其反。

    二是专业,只有专业才能最大程度的替委托人争取权利,才能赢得司法工作人员的尊重。

    三是营销,俗话说好酒也怕巷子深,虽然我不认同干得好不如说得好这个理念,但营销对律师确实非常重要,所以律师要有营销意识。我认为最好的营销是建立在业绩基础之上的,其他打广告等方式的营销可能会在短期内显现效果,但如果缺乏业绩和能力的支撑,难以持续。

    四是心态,有时尽管我们再尽心尽责地辩护,也未必能够实现预期结果,我们会对法律、对司法、对自己工作的价值和意义都会产生怀疑。所以律师要学会自我调节,否则刑辩律师很容易出现情绪问题。

    五是身体,刑事辩护需要经常出差,而看守所一般都位于离城市较远、交通不便的地区,舟车劳顿是家常便饭。有的案件卷宗非常多,但办案时限不等人,需要加班加点阅卷,准备庭审资料。庭审有时会持续一个多月甚至更久,对律师的嗓子、腰椎等都会造成伤害。


楷妹儿:您如何界定大案、小案,大律师和小律师?

潘利勇:在我看来,没有大案小案之分,案值标的、律师费收费金额、案件影响力等等都是外在的,不同的人也容易得出不同的结论,但每个案子对当事人来说都是重大的。

   大律师和小律师,一般是针对律师的知名度而言的。这个对当事人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当事人是非专业人士,他们无法了解更多的信息,通常也只能凭借律师的知名度来衡量一个律师的工作能力和决定自己的付费意愿。对于律师来说,我觉得不要过分迷信大律师和小律师,只需要踏踏实实代理好每一个案件就行了。当遇到和“大律师“对庭时不要丧失自信。当然,知名律师之所以出名,肯定有很多过人之处,这需要年轻律师包括我自己都要好好学习。


楷妹儿:认罪认罚从宽后,很多律师觉得刑辩业务越来越难做了,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潘利勇:实事求是讲,对于整个刑辩行业来说确实有这种趋势。这一方面体现在案件来源和收费上,认罪认罚的被告人,大部分就不愿再请辩护律师,或者不愿意再花较高成本去委托律师。其次是办案结果上看,认罪认罚的案件,在很多地方,公诉机关、法院就不再允许律师做无罪辩护,是不是意味着在法官心里,这件事情基本已经有了结论?

    就认罪认罚案件,律师是否可以单独做无罪辩护,我们也进行过大量的探讨。大家看法还是基本一致的,就是如果认为案件确实存在问题的,就一定要据理力争,这是律师的职责所在,也是律师的权利,但前提还是要做好当事人的沟通解释工作,争取当事人和家属支持,同时也是防止执业风险。


楷妹儿:刑辩业务的机会或未来在哪里?

潘利勇:法律服务市场的体量是非常巨大的,但另一方面这个市场的分配是非常不均衡的,随着越来越多的律师进入刑辩领域,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所以对于律师来说,就是要形成自己的辩护风格,通过不断学习和业绩树立自己的行业地位,对社会发展趋势做好精准判断,再辅以适当的营销手段,才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返回列表
  •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管庄路150号院东方华瑞1号楼910室
  • 联系电话:010-85368308
Copyright © 北京浩淳律师事务所 2021 京ICP备2023020873号-1 技术支持:快帮建站